Skip to main content
阿里云
 首页 » 热点

雅堂董事长自首 涉嫌假借P2P平台非法集资

  7月16日,证券时报记者从成都警方获悉,雅堂控股董事长杨定平等人因涉嫌违法犯罪,投案自首,目前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唐小僧被立案调查;上个月,联璧金融被查;2017年11月,钱宝网被查。这些平台的高管或被捕、或自首。至此,钱宝网、雅堂金融、唐小僧、联璧金融四大民间高返平台已“全军覆没”。

 

  拟转让股权还债

 

  杨定平起家于家具行业,雅堂控股集团的产业链结构中包含了雅堂电商、雅堂小超、雅堂到家、雅堂技术和雅堂金融。2013年,杨定平创办了雅堂电商,随后于2016年成立了P2P平台雅堂金融,主要从事供应链金融,专注家具产业链细分领域。

 

  16日,记者登录雅堂金融官网发现,该平台目前正在转让股权。从该股权转让补充协议来看,转让方雅堂金融拟卖股融资,偿还债务;承诺将目标公司股权作为对价出售,向第三方寻求融资,所得款项用于该公司运营、偿还部分债务、按一定比例回购股份及股权分红;并且根据债转股募集金额的不同,计划将雅堂控股及雅堂员工团队所持股份的不同比例用于股权出售。

 

  今年1月23日,雅堂金融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公告宣布退出P2P业务,并成立清退小组,声称将在3个工作日内制定出让投资人满意的退出计划和方案;25日上午,雅堂控股P2P清算小组与投资委员会表示将制定详细的、可操作的具体执行方案。随后,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雅堂金融却3次调整了方案。

 

  涉嫌非法集资

 

  近日,证券时报记者收到雅堂金融多名投资人的联名举报资料,实名举报杨定平及其高管假借P2P平台非法集资。

 

  一位投资者对记者表示,她不仅是雅堂金融的投资人,还是前员工。雅堂金融一直诱导员工和投资人大量办信用卡,并非法套现。每天都有银行到该公司前台为员工办理信用卡,员工可在上班时间办卡而不受任何纪律制约。

 

  举报资料还显示,该公司在其官网上开放信用卡充值渠道,并专门制作了操作流程,让员工和投资人在雅堂电商官网上以买自有品牌“原来生活”和“明清花梨”红木家具为名,用支付宝刷信用卡假购买,然后选择退款到雅堂金融账户,随后用于在平台上投资。

 

  上海汇筠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胡郁舒告诉记者,按照《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五条规定,参与网络借贷的出借人应当保证出借资金为来源合法的自有资金,但是诱导员工刷信用卡、用花呗支付,属于透支消费,甚至涉嫌高利转贷,扰乱了市场秩序,是被明令禁止的行为。


  “垂死挣扎”后,雅堂控股还是“倒下”了。


  7月16日,成都公安局天府新区分局在其官方微博@平安天府发布通报,称雅堂控股集团董事长杨定平等人因涉嫌违法犯罪,于7月15日到该分局投案自首,目前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公开资料显示,雅堂控股集团于2012年在深圳成立,2017年,雅堂控股作为四川天府新区重点引进项目将集团总部迁至成都天府新区科学城。


  “今天看到杨定平投案自首的新闻并不感到意外。”一位前雅堂中层对《国际金融报》记者称,今年年初的时候,不仅仅是雅堂互联网金融平台宣布清盘,实际上雅堂集团整体业务已经停摆。当时公司高层一直在想各种办法退出,把所有能想的办法都想了个遍,但是最终还是无力回天。


  该中层人士表示,“雅堂最近的事情并不是太清楚,但是在我4月份离职的时候,整个集团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七八位高管。”


  押注小超,败了


  据了解,雅堂控股集团靠销售红木家具起家,而后转型电商持续低迷,创始人杨定平又将目标瞄准了O2O新零售,2016年10月其互联网社区超市连锁品牌——雅堂小超上线,依靠加盟模式迅速扩张。


  此外,雅堂集团旗下业务还包含电商、信息技术、广告、供应链金融、雅堂到家、雅堂味道六个业务版块。


  但事实证明,雅堂集团“押注”雅堂小超的这一步也没能成功。


  6月底,《国际金融报》记者曾在成都郊区见过一家挂着“雅堂小超”门牌的小型超市。当时,店主对记者表示,最早他们加盟雅堂小超是因为当时雅堂集团销售人士曾向他们表示雅堂方面可以帮他们解决进货款项短缺、部分装修问题,“门牌就是雅堂送的”。


  该店主还表示,“雅堂说他们是互联网集团,我们的超市加盟雅堂集团可以挂在网上,生意会越来越好。”


  然而,当时和该店主接洽的雅堂销售人士如今都已联系不到。“我们现在还挂着‘雅堂小超’门牌是因为超市还在正常运营,和其他的超市并没有任何不同,换新门牌又是另一笔开销。”该店主称。


  7月16日,《国际金融报》记者致电雅堂集团多个联系电话,但均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


  另一位前雅堂员工比上述中层更早一步离开了雅堂集团,今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当初选择离开,就是因为觉得雅堂集团的业务模式难以持续,盈利困难。


  “互联网金融平台一直在亏钱,线下加盟铺设的小超投入很大,但盈利也甚微。每一个业务线都不赚钱,导致后来窟窿越来越大。”该前雅堂员工指出,之前互联网金融平台的收入有部分流向了集团其他业务条线,如果没有出现可以支撑利润的业务,整个雅堂集团的业务都难以持续。


  P2P清盘,债还未清


  事实上,雅堂集团问题爆发,始于其终结P2P业务。


  今年1月23日,雅堂控股集团突然发布了“雅堂金融平台主动退出P2P业务”的公告,并于1月26日发布了清算方案。


  当时给出了三种兑付方式:方案一是分19期按月还款,适用于2018年1月23日23:59:59有可提现金额的用户;方案二是分18期按月还款,适用于所有用户;方案三是50%债转股。


  据雅堂金融官网,雅堂方面与多数投资人达成了兑付协议和债转股协议,截至4月19日已兑付8890笔,兑付金额34071668元。


  然而,在上述分批兑付结算方案还未完全落实时,雅堂控股又改变主意了。


  4月19日,雅堂方面发布了《关于投资收益债转股公告》。根据该公告,平台于4月14日发起投资收益债转股意见征求函,参与人数1470人,909票同意,561票反对,获得多数投资者支持。所以,定于4月21日起,推行投资收益债转股,所有投资人收益部分全部转为股份,届时,由系统统一操作,将投资收益自动转股。


  收益计算方式分为两种:


  一是,充值大于等于提现的:应还-(充值-提现)-债转股金额-债权转让金额;


  二是,充值小于提现的:应还-债转股金额-债权转让金额(注:应还就是清算后协议里的金额);


  对此,一直未拿到兑付款项的王先生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投资者完全没有话语权,我们也不想‘债转股’,一旦转换为股权,我们基本上就拿不到了。”


  事实证明,王先生的担忧是有道理的。


  《国际金融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进入雅堂金融官网发现,目前,连雅堂金融投资者在平台网站上发布的“跳楼价”债权转让也都无人问津。


  以一个即将到期的37980元债权为例,转让价格10000元,相当于打了三折左右也找不到下家。


  王先生表示,不要说打三折了,他此前多次上线打一折的债权都从没有成交过。


  今天,雅堂控股董事长杨定平向警方自首,而王先生却高兴不起来。“雅堂到今天这步田地,就算警方查封其资产,可以退回给每个投资者的并不会很多,我的钱算是打水漂了。”王先生叹气道。

  以上转自:http://www.sohu.com/a/241603891_632979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