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阿里云
 首页 » 热点

两个市委书记的耳光:一个掌掴下属 一个扇向自己

  

两个市委书记的耳光:一个掌掴下属 一个扇向自己  市委书记 第1张


  原菏泽地委书记周振兴

  一位书记,当众赏下属耳光。“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掌掴下属”事件余波未了,颠覆了不少人的三观。河南省相关部门称已介入进行调查。

  近日,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被举报去年在机关食堂掌掴市政府秘书长翟伟栋,至于原因,按照实名举报者尚娟的说法,张战伟认为翟伟栋不够尊重领导,并质问:“你是谁啊?谁让你来这儿吃饭的?你是副市长吗?”而翟伟栋小跑到张书记面前解释时,遭到对方响亮的一巴掌回应。据尚娟透露,此公开羞辱诱发了翟伟栋的心脏病。

  公开报道显示,事发次日,张战伟到翟伟栋所在的济源示范区管委会办公室党组调研时,他对掌掴下属行为作出解释:“国民党还知道尊敬长官咧”、“打牌还知道有大小王”、“良心大大的坏了”、“我要有枪当时就毙了你”。

  而在四十几年前,改革开放初期,另一个耳光的主角、原山东省菏泽干部周振兴的故事,却引人泪光闪闪。

  

两个市委书记的耳光:一个掌掴下属 一个扇向自己  市委书记 第2张


  周振兴谈自扇耳光往事

  据菏泽日报消息,约莫1978年的仲春时节,时任菏泽地委书记(2000年经国务院批复设立地级菏泽市)周振兴来到曹县韩集乡红三村,看望杨得志将军当年的老房东、老共产党员伊巧云老人。

  此时伊巧云已重病在身。当周振兴握住老人枯瘦的手,问对方还有什么要求时,伊巧云犹豫了一下说:“就是想吃半碗肥中带瘦的猪肉。”老人倾诉完立刻后悔了:“也就是这么一想,周书记别当事。”

  周振兴瞬间非常自责,他握住老人的双手:“怪我,怪我们啊,老人家,对不起您!”他掏出自己衣袋里的钱交给乡镇书记,无用言说,伊巧云老人当天就吃上了心心念念的猪肉。

  “为接待来往的将士,她曾一天做过9顿饭,为让将士吃饱吃好,她变卖了家中所有值钱物件和娘家陪送的嫁妆当年……”回到县城汇报时,周振兴眼含热泪谈起这位老人:“现在,在我们领导下,生重病了,竟吃不上半碗肥中带瘦的肉。同志们,我们还有脸当他们的书记吗?”说到这里,他突然抬手扇了自己一耳光,这记耳光是那么清脆,令在场的干部们都低下了头。

  坐在他身旁的县委书记俯在桌上,低声哭出声来。“周书记,该打的是我,是我,请地委处理我。”一时间,所有与会人员收起了原先准备好的各自工作成绩的汇报稿。

  虽然时间已过去40余年,可周书记那一记耳光至今依然回响。面对想吃肉的伊巧云老人,周书记的耳光是自责,为了使劳苦大众过上好日子的初心;这记耳光是警醒,取得政权靠的是与人民鱼水情深;这记耳光是自勉,为人民服务不变色;这记耳光是承诺,要让劳苦大众过上尊严富足的生活!

  如今,虽然周振兴那代干部已退离岗位,但他们为小事的自责,为党、为国、为民的担当,树起了一代共产党干部的风范。

  反观张战伟书记冲动的耳光,不仅沾染官场上“分大小王”的政治赌博,也带着“官本位”的傲慢轻蔑。正如央视评论,莫非这位市委书记“想做山大王”?

  愿这两记意义完全不同的耳光,能够警示后人,使我们重拾初心,奋勇前行。

  市委书记掌掴秘书长!耳光到底打疼了谁

  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掌掴市政府秘书长翟伟栋一事,引发舆论高度关注。新华社发表评论,认为在一些地方,个别领导干部官气十足、以权压人,“一把手”俨然成了“一霸手”,扭曲了一方政治生态;央视发声,认为人们对掌掴事件的热议,既有对权力任性的深恶痛绝,也有对不受约束的权力的深层忌惮。目前,河南省有关部门已经介入调查,公众期待尽快查清事件真相。

  1月16日,微博博主“济源市尚娟”发帖,实名举报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称其丈夫翟伟栋被张战伟公开掌掴。尚娟在帖文中表示,2020年11月11日早晨大约7时45分,翟伟栋与其他济源市领导在机关餐厅里吃早餐,张战伟认为翟伟栋不应该在该餐厅吃饭,对其大声训斥。翟伟栋上前解释时,张战伟打了翟伟栋一耳光。

  一边是市委书记,一边是市政府秘书长,两个当地的高级干部当众发生冲突,相当罕见。至于冲突的原因,在调查组发布权威信息之前,不能完全信任单方面的信息。可以想见的是,地方领导之所以当众干出这么出格的事,很难说是因为“吃小灶”的问题,“不应该在餐厅吃饭”或许只是一个导火索,是否有更深层的原因,应该是调查的重点之一。是书记偶然失去自制力,还是平时就是这样的工作作风,也应该向公众有所交代。

  领导干部也是人,吃五谷杂粮有七情六欲,与上下级有矛盾再正常不过;尤其是主掌一个部门甚至一个地方,难免会因工作理念和方法不同而发生龃龉。如何认识矛盾的普遍性,能不能分清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找到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了领导干部的思想和觉悟、能力和水平。可现实中,总有少数领导干部,把正常的工作矛盾定性为个人矛盾,用私下的、个人的方式,去解决工作矛盾。

  党纪严于国法,身为领导干部要深知,工作中的矛盾要通过正常渠道解决,个人之间的矛盾也不能越过法律底线。矛盾再大,权力再大,天底下也没有抬手打人的道理。市委书记是一把手,这把手是用来给人民群众做好事做实事的,是用来为当地谋发展的,不是用来打人的。打下属耳光,非但不能证明其有力量,只会暴露不受监督和制约的权力的嚣张。

  打人不对,这个连普通人都知道的道理,市委书记不可能不知道。无论调查出怎样的事实真相,一言不合就扇耳光,这种侮辱他人尊严的粗暴方式,已经暴露出欠缺起码的道德涵养,不仅目中无人,而且目无法纪。各级党员干部不能看热闹,应该通过此事反思:一个巴掌何以吸引如此广泛的关注,对党和政府形象的杀伤力又为何不亚于一个贪污受贿的“老虎”?党委和政府机关不是哪家的后院,一把手更不是江湖大哥。解决同志之间的矛盾,有成熟的经验,有完善的制度;即便看不惯下属的某些做法,也必须通过正当途径沟通。掌掴之事还在调查中,不论出于何种理由,当伸出掌掴自己同志的那只手时,就已经迈出权力任性的错误一步。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取消回复